mba考试时间表
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中國科幻電影中的后人類想象

作者:賈斌武

  在人工智能、神經醫學、生物科技等技術高速發展的今天,人類物種的純潔性正在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無論我們是否承認,人類實際上已經進入了一個由科技進步所主導的“后人類”時代,人與機器的深度融合以及人類基因的編輯和改造不再是一種荒誕不經的狂想,而是已經部分地成為了現實。正如美國著名的后人類主義學者凱瑟琳·海勒(N. Katherine Hayles)所言,人類當下急需回答的問題不再是我們是否會變成后人類,而是我們將會變成哪一種后人類,1在《后人類》一書中,意大利學者羅西·布拉伊多蒂更是進一步斷言:一旦人類的中心地位受到挑戰,大量介于“人”與他的他者之間的壁壘就會坍塌下來,在由此打開的本體論縫隙中,其他的物種將一個個躍入其中。2如果說在現實世界中,這樣一幅畫面的出現還為時尚早的話,好萊塢科幻電影則早已為我們呈現了一個后人類的狂歡世界。面對人工智能與生物科技的快速發展所帶來的不確定性,這些影片可以說觸動了我們最明媚的希望和最晦暗的恐懼。3將目光從好萊塢轉向中國,我們發現不同時期的中國科幻電影中亦出現了一批可以納入到后人類視野中的他者形象。盡管“在好萊塢確立的硬核科幻片的參照下,這些電影的特效粗糙、制作低廉、故事簡單、場景單一,其中有些電影只是借用了科幻情節作為界定,而不能直接被認定為科幻片”,4但它們確實以中國人特有的思維方式參與了后人類想象,并對盲目尊崇理性和人類主體的觀念提出了反思。

相關優秀題目論文范文閱讀:
中國科幻電影的詩和遠方
淺析國產科幻電影《流浪地球》火爆原因
探析中國武俠電影中的暴力美學
中國電影特效發展歷程探究

  中國科幻電影中的后人類譜系
  中國人對人造生命的想象最早可以追溯到先秦時期。道家典籍《列子》中就記載了一個名為“偃師獻技”的故事:民間巧匠偃師用人工材料組裝的歌舞演員不僅外貌酷肖真人、能歌善舞,更神奇的是這個人造人竟然還當眾以目調情,以致引得周穆王大怒。5到了晚清民國時期,在西學東漸的時代語境下,西方關于機器人的知識開始大量傳入中國并出現在了一些文學作品的情節之中。6在1938年問世的中國早期科幻電影《六十年后上海灘》中,盡管并沒有出現機器人或人造生命的形象,但卻包含了某些具有后人類元素的情節。影片中,60年前戰死沙場的兩位主人公被某大學教授用科學方法復活并恢復了記憶,但因世態變異,兩位主人公無法適應現代生活,以致鬧出了一連串笑話。在鬧劇的插科打諢中,這部影片涉及了后人類敘事中常出現的身份認同這一主題。不過,在此后的幾十年中,中國科幻電影并沒有接續《六十年后上海灘》所開創的路線有所突破,科幻電影這一類型在中國也幾近絕跡。一直到20世紀70年代末,在兩岸三地的電影版圖中,科幻片才陸續零星地出現。與此同時,一批與好萊塢電影中的后人類物種迥然有異的后人類形象也開始進入中國觀眾的視野。
  后人類題材的科幻電影在國外經過數十年的發展已經形成了較為穩定的形象譜系。除過我們熟知的機器人(robot)之外,賽博格(cyborg)、生化人(android)、克隆人(human cloning)和具有自主意識的人工智能(AI)均是好萊塢科幻電影中的常客,各種借助神經藥理學實現了人體增強的人往往也被歸入到后人類的范疇。反觀先天不足,后天發育不良的中國科幻電影,我們可以發現其很多時候盡管出現了機器人、合成人、變異人等形象,但卻很少回應科學的最新發展,它們也并不必然與人工智能與生物科技聯系在一起。
  機器人是科幻電影中最常出現的一種后人類形象,而人機關系則是科幻電影中最具有宗教意味的一個主題。中國人盡管很早就已經接觸到西方的機器人知識,但機器人形象出現在中國電影之中卻要到20世紀80年代之后。在1986年上映的大陸電影《錯位》中,工程師趙書信制造了一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機器人。在一年后問世的大陸電影《異想天開》(1987)中則首次出現了機器人和外星人的形象。王為一導演的另一部科幻電影《男人的世界》(1988)中亦出現了一位女性機器人形象,影片講述未來由于女性滅絕,男性只能訂制仿生機器人作為妻子。在1988年問世的香港電影《鐵甲無敵瑪利亞》中,機器人先鋒1號和先鋒2號作為犯罪分子開發的戰爭武器而令警方束手無策。在2009年的《機器俠》中,兩位機器人K88和K1本被設計用來為人類服務,但它們在與人類社會的接觸中卻具有了自主意識。2017年,由電影衛星頻道節目中心出品的兩部《功夫機器俠》問世,影片講述未來面對外星人的入侵,一切熱兵器都已失效,人類只好利用時光機將擁有強大學習能力的機器人送回晚清學習武術。在2019年春節期間上映的《流浪地球》中,“領航員”空間站里的人工智能系統莫斯拒絕執行保護地球的指令,并最終被航天員劉培強所毀滅。
  變異人是中國科幻電影中另一種重要的后人類形象。在1988年上映的科幻電影《霹靂貝貝》中,受外星人的影響,少年貝貝從小就身體帶電,并且能夠控制電流,特異的身體功能使他無法像正常的孩子那樣生活。在《毒吻》(1992)中,三三是某化工廠一對青年夫婦的孩子,由于受到毒素的侵蝕,他一生下來就全身帶有劇毒,而且每逢雷雨之夜身體就會暴長。隨著年齡的增長,三三身上的毒性越來越大,以致被當成了不可接觸的怪物。無獨有偶,在香港導演陳木勝2010年執導的《全城戒備》中,幾個年輕人吸入日軍留下的生化毒氣后身體發生異變,并最終化身成為所向披靡的變種罪犯。這些電影的基本情節設定均是人類偶然因為外部因素的影響具有了身體異能,而很少像好萊塢科幻電影那樣將后人類生命的誕生與現實中人類對生物科技的焦慮聯系起來。如在1977年上映的香港電影《生死搏斗》中,碼頭工人雷永生的血液中含有一種特殊的血素,能讓接受其輸血的人返老還童。資本家殷大偉知道了這個秘密后試圖囚禁永生作為自己的血庫,以達到長生不死的目的。這是一個具有典型的后人類色彩的故事,不過創作者卻無意去呈現主人公是如何獲得這種特殊的血素的。在香港電影《黑貓》(1991)中,女主角的大腦中被植入了一款仿生芯片,并成為了政府部門的殺人機器,然而這部電影并不想講述一個賽博格反抗人類的故事,也幾乎沒有對科技所帶來的人類異化的反思。1995年問世的大陸電影《再生勇士》講述的是一個類似于《機械戰警》的故事,大衛是一名人民警察,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他身受重傷而昏迷八年,后來因為注射了一種能夠增強基因的試劑而成為了打擊罪犯的超級戰士。此外,值得注意的還有臺灣電影《袋鼠男人》(1995),影片講述妻子由于車禍失去了生育能力,丈夫借助科學懷孕生子的故事。在某種寬泛的意義上,我們或許也可以將這個通過科學拓展了人體機能的故事納入到后人類的視野中。   最后,中國科幻電影中還塑造了一批合成人的形象。在影片《合成人》(1988)之中,科學家龐教授將一個因車禍喪生的農民王家培的意識移植到了華夏貿易公司總經理吳浩的大腦里,從而引發了一場倫理的危機。而在《兇宅美人頭》(1989)中,瘋狂的科學家柯教授枉顧科學倫理,將因桃色事件而被刺死的羅女士的頭顱復活,并為其接上了另一位舞星的身體。當不同的大腦和身體被組接在一起,這個新誕生的生命究竟是誰,兩部影片均有意識地探討了后人類的倫理問題。
  從整體上來看,中國科幻電影中的后人類想象與西方科幻電影既有著影響與被影響的關系,同時又呈現出異時空下的文化差異。有學者曾將科幻電影的后人類敘事歸結為擬人觀、時間遞歸敘述和滅絕焦慮三大特征。7如果以此嚴格地檢視,上文所提及的大部分影片只符合第一個特征,中國電影的后人類書寫往往距現實太近而離未來太遠。除少數幾部影片之外,中國科幻電影中的后人類想象基本上很少回應未來,也較少呈現人類的滅絕焦慮。

相關論文欄目:
中國當代電影美學論文
中國哲學相關論文
中國茶文化的論文
中國飲食文化的論文

  變異人是中國科幻電影中另一種重要的后人類形象。在1988年上映的科幻電影《霹靂貝貝》中,受外星人的影響,少年貝貝從小就身體帶電,并且能夠控制電流,特異的身體功能使他無法像正常的孩子那樣生活。在《毒吻》(1992)中,三三是某化工廠一對青年夫婦的孩子,由于受到毒素的侵蝕,他一生下來就全身帶有劇毒,而且每逢雷雨之夜身體就會暴長。隨著年齡的增長,三三身上的毒性越來越大,以致被當成了不可接觸的怪物。無獨有偶,在香港導演陳木勝2010年執導的《全城戒備》中,幾個年輕人吸入日軍留下的生化毒氣后身體發生異變,并最終化身成為所向披靡的變種罪犯。這些電影的基本情節設定均是人類偶然因為外部因素的影響具有了身體異能,而很少像好萊塢科幻電影那樣將后人類生命的誕生與現實中人類對生物科技的焦慮聯系起來。如在1977年上映的香港電影《生死搏斗》中,碼頭工人雷永生的血液中含有一種特殊的血素,能讓接受其輸血的人返老還童。資本家殷大偉知道了這個秘密后試圖囚禁永生作為自己的血庫,以達到長生不死的目的。這是一個具有典型的后人類色彩的故事,不過創作者卻無意去呈現主人公是如何獲得這種特殊的血素的。在香港電影《黑貓》(1991)中,女主角的大腦中被植入了一款仿生芯片,并成為了政府部門的殺人機器,然而這部電影并不想講述一個賽博格反抗人類的故事,也幾乎沒有對科技所帶來的人類異化的反思。1995年問世的大陸電影《再生勇士》講述的是一個類似于《機械戰警》的故事,大衛是一名人民警察,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他身受重傷而昏迷八年,后來因為注射了一種能夠增強基因的試劑而成為了打擊罪犯的超級戰士。此外,值得注意的還有臺灣電影《袋鼠男人》(1995),影片講述妻子由于車禍失去了生育能力,丈夫借助科學懷孕生子的故事。在某種寬泛的意義上,我們或許也可以將這個通過科學拓展了人體機能的故事納入到后人類的視野中。   最后,中國科幻電影中還塑造了一批合成人的形象。在影片《合成人》(1988)之中,科學家龐教授將一個因車禍喪生的農民王家培的意識移植到了華夏貿易公司總經理吳浩的大腦里,從而引發了一場倫理的危機。而在《兇宅美人頭》(1989)中,瘋狂的科學家柯教授枉顧科學倫理,將因桃色事件而被刺死的羅女士的頭顱復活,并為其接上了另一位舞星的身體。當不同的大腦和身體被組接在一起,這個新誕生的生命究竟是誰,兩部影片均有意識地探討了后人類的倫理問題。
  從整體上來看,中國科幻電影中的后人類想象與西方科幻電影既有著影響與被影響的關系,同時又呈現出異時空下的文化差異。有學者曾將科幻電影的后人類敘事歸結為擬人觀、時間遞歸敘述和滅絕焦慮三大特征。7如果以此嚴格地檢視,上文所提及的大部分影片只符合第一個特征,中國電影的后人類書寫往往距現實太近而離未來太遠。除少數幾部影片之外,中國科幻電影中的后人類想象基本上很少回應未來,也較少呈現人類的滅絕焦慮。
  倫理的糾葛
  科幻片的類型設定決定了其非寫實性,它是電影創作者立足已知的科學知識對未來世界的幻想式描述。科幻片回應人類對科技失控的恐懼,并對人類的未來展開或悲觀或樂觀的展望。就后人類題材的科幻片而言,好萊塢經過幾十年的摸索已經形成了較為穩固的類型經驗,其基本情節圍繞人機關系、生物科技倫理、英雄的成長、個體的救贖、宗教的啟示等展開想象,并最終以人類的勝利作為結尾。近年來問世的《她》(2013)、《機械姬》(2015)、《銀翼殺手2049》(2017)等影片更是屢屢跳出人類中心主義的迷思,并對“我們的后人類未來”展開思考。不同于以好萊塢為代表的西方科幻電影,中國科幻電影在進行后人類的想象時盡管也涉及了人機關系、生命倫理等內容,但卻很少對人類的未來這樣宏達的主題展開深入的思考。后人類生命盡管擁有人類難以企及的智能和異能,卻也難免在世俗的倫理糾葛中掙扎。

中國科幻電影中的后人類想象相關參考屬性評定
有關論文范文主題研究:關于科幻電影中國的論文網站大學生適用:5000字電大畢業論文
相關參考文獻下載數量:47寫作解決問題:如何寫
畢業論文開題報告:論文總結、參考文獻職稱論文適用:期刊發表、中級職稱
所屬大學生專業類別:中國人類的論文題目推薦度:高職人類科幻題目

  如果說好萊塢電影中的后人類物種大都誕生在未來的賽博空間或是科技烏托邦,中國科幻電影中的后人類生命則誕生在生活化的現實時空中。在電影《機器俠》中,雖然影片開頭的字幕交待故事發生在2046年,但很快影片的場景就轉移到了偏遠小鎮上的一座警察局。這座小鎮不僅毫無未來化的布景設計,人們的生活也與當下的現實無異。在《錯位》中,創作者亦有意識地省去了機器人的制造過程,而將全部的篇幅聚焦在了機器人在現實工作中的一連串遭遇。《霹靂貝貝》中,貝貝一家面臨著現實中所有中國家庭的育兒困惑,影片以大量的鏡頭描述了筒子樓、學校、公交車、游樂場等空間場景。在《男人的世界》中,由于基因改造,大部分的女性在未來已經滅絕,幸存的女性生活在一座名為“女子中心堡壘”秘密基地,然而這個所謂的高科技基地實際上只不過是一個山洞。在影片《合成人》中,創作者更是將大量的場景設置在了現實中的中國鄉村。
  正是因為故事發生在缺少未來感的現實時空中,中國科幻電影中的后人類想象也就難免被形而下的世俗倫理所羈絆,而很少對人類的未來展開形而上的思考。在《霹靂貝貝》中,貝貝的最大愿望是做一個普通孩子,身體的異能則是他努力想要擺脫的枷鎖。在《毒吻》中,身體含有劇毒的三三亦渴望像普通人一樣得到親人的關愛和異性的愛情,身體的異能卻最終將他毀滅。在《錯位》中,影片盡管出現了對人機關系的想象,但其主要批判的卻是中國官場的官僚主義作風。科學家趙書信也并非西方科幻電影中試圖成為上帝的科學怪人,他制造機器人的目的只不過是想從文山會海中解脫出來。電影《機器俠》雖然以機器人K88的遺言“上帝創造人,人創造機器人,人可以懷疑上帝,為什么機器不可以懷疑人?”作為開頭,但影片很快就將敘述的重心轉向了機器人K1與一位女警員的愛情。在臺灣電影《袋鼠男人》中,科幻元素只不過是一些點綴,影片想要傳達的是對男權社會和中國傳統的傳宗接代觀念的揶揄。
  值得注意的是,當西方科幻電影將人類與后人類物種的關系引向深邃的宗教與哲學,中國科幻電影卻不斷在日常生活的場景中對未來進行消解。也許是因為拙劣的技術與特效無法支撐起科幻片的未來表達,又或許是中國文化中的實用理性在悄悄地發揮著作用,中國科幻電影中的后人類想象大都聚焦在一些形而下的倫理糾葛上,而缺少對后人類時代已然來臨的有力回應。直至《流浪地球》中人工智能系統莫斯這一形象的出現,中國科幻電影的后人類想象才開始跳出世俗倫理的羈絆,而與西方同類型電影展開對話。
  歷史的幽靈
  不管呈現的是烏托邦的允諾,還是末日世界的烏托邦廢墟,科幻電影內在地包含著一種未來的指向。不過有趣的是,一部分中國科幻電影在描繪人類的未來時卻忍不住向歷史投去了深情的一瞥。中國科幻片所構想的未來世界不僅與現實中的中國不斷地展開對話,同時也試圖與歷史達成想象性的和解。這種對歷史的執念或許正是中國文化獨特的思維方式之一,當然它也以其特有的邏輯參與了中國電影的后人類想象。
  在電影《合成人》之中,農民王家培盡管擁有了一個新的身體和新的社會身份,但過往的歷史卻像幽靈一般出現在他的夢中。他無法忘記自己的農村妻兒,也對是否應該心安理得地占有吳浩的妻子和財富心存疑慮。在接手吳浩的華夏貿易公司總經理職位之后,合成人王家培想當然地以自己的農村經驗來管理現代企業。他假公濟私,把家鄉的村民全部招進了公司,以致最后因村民們無工作可做而引發了騷亂;他獨斷專行,在與國外的貿易中輕信他人,從而給國家帶來了巨大的經濟損失。聯系20世紀80年代文化反思的時代語境,《合成人》通過這樣一個看似荒誕不經的故事觸及了當時中國從農業文明走向工業文明過程中亟須面對的觀念與身份轉換問題。
  在影片《全城戒備》中,生化變異的主題引出了日軍二戰期間進行細菌戰和活體實驗的歷史。日軍當年妄圖用生化物質將俘虜改造成恐怖的超級戰士,不過試驗尚未完全成功,地下秘密實驗室就被盟軍所摧毀。幾十年后,幾位年輕人不小心闖進當年的日軍基地,吸入毒氣后化身成為擁有異能的變種人。盡管在整部影片中,有關歷史的敘述僅短暫地出現在開頭,但創作者試圖為變種人的誕生尋找一種合理的歷史解釋的做法還是頗值得玩味的。從歷史深處召喚出的幽靈表征著難以彌合的精神夢魘與歷史創傷,這也是為什么許多西方恐怖片總是將其恐懼之源與納粹聯系在一起。   電影《功夫機器俠》有著更為明顯的與歷史進行對話的意圖。影片講述公元2147年,地球被從天而降的外星人摧毀和占領,人類不分種族和國家團結在一起展開大規模的抵抗,機器人則成為戰斗在第一線的勇士。然而,由于外星人早就掌握了人類武器的秘密,一切熱能武器均無法阻擋外星人的入侵。節節敗退的人類偶然間發現中國功夫竟可以打敗外星人,不過由于最高級的功夫在未來已經失傳,于是有人建議將具有強大學習能力的機器人送回武學昌盛的時代,讓其學會最高強的武功再傳輸回未來。接下來,機器人1號和一位女機械師被時光機送回到了1895年,并降落在了老將軍馮子材抗擊法國侵略者的鎮南關戰場。歷史與未來正是在這里發生了神奇的并置:未來是外星人入侵人類的地球家園,過去則是法國殖民者入侵中國人的家園。影片中,在知道了機器人1號阿杰的身份后,南拳王周成林依然決定收其為徒,他的理由是“雖然我不能聽懂你所有的意思,但我知道,你學南拳,就是為了拯救那被欺壓的人們,就是抵御那像番鬼一樣的敵人。”將外星人等同于歷史上侵略中國的“番鬼”,這無疑是中國科幻電影中最有趣的設定。時光機召喚出的歷史幽靈,不僅構成了杰姆遜所說的“第三世界的大眾文化和社會受到沖擊的寓言”,8同時也以一種特有的方式參與了中國電影對他者的想象。
  后人類作為他者
  在好萊塢科幻電影中,那些邪惡的后人類生命作為一種鏡像,往往是人性被腐蝕、人類的肉體和思想的協作關系被破壞的末日寓言。正是在合力對抗后人類威脅的過程中,人類戰勝了人性中的自私與猥瑣,人類文明的價值從而被一次次地肯定。與好萊塢一樣,中國科幻電影的后人類想象亦呈現了作為人類鏡像的后人類與其造物主之間的糾葛,并對過度尊崇理性的觀念提出了質疑。作為人類想象的他者,在這些后人類生命的身上集中體現了人類自身的希望與恐懼。與好萊塢不同的是,中國科幻在處理人類與后人類物種的沖突時很少訴諸直接的外部暴力,而是更多地訴諸情感與倫理的和解。
  一部分中國科幻電影盡管著力塑造了一些對人類社會造成威脅的后人類形象,但卻選擇用情感的力量來消解這種威脅。在影片《錯位》中,科學家趙書信發明機器人是為了讓其服從自己的意志,不過機器人在代替其工作的過程中卻產生了越來越多的自主意識。最后,當機器人越來越叛逆,并且要求獲得思想和個性的時候,趙書信只能親手毀了它。有趣的是這部影片并沒有將機器人塑造成邪惡的形象,而是對其訴求抱有一種同情之理解。機器人作為一種鏡像,其身上的理性、自信和果敢反倒襯托出了作為知識分子的主人公身上那種膽小、自卑與懦弱。《合成人》和《兇宅美人頭》中的合成人盡管危及人類的倫理道德,但他們本身卻并沒有過錯,影片批判的是那種人為干預生命規律的科學理性。在《兇宅美人頭》中,堅信自己的成果可以使“偉大的人死而復生,天才可以無限地延長生命”的柯恩教授最后眾叛親離;在《合成人》中,影片亦在最后的法庭上為龐教授安排了一場懺悔。《毒吻》中的三三本身即是人類瘋狂追求經濟而枉顧生態環境保護的犧牲品。三三的誕生對整個社會帶來了恐慌和威脅,但他實際上生性善良,對親情和愛情有著和普通人一樣的訴求。
  在大部分的中國科幻電影中,創作者似乎更愿意去探討人類與后人類的和諧共生而不是你死我活的斗爭。《機器俠》中,愛上人類的機器人K1為了愛情,甘愿獻出自己的生命。在《功夫機器俠》之中,機器人阿杰為了拯救人類不惜違反機器人三定律,從而引爆了自毀裝置。在《流浪地球》中,盡管劉培強一開始懷疑人工智能系統莫斯背叛了人類,但影片最后卻揭示莫斯是在計算出拯救地球無望的情況下,理性地選擇保存人類的火種。有意思的是中國電影中的后人類即便獲得了超能力,也不會選擇反人類。貝貝在電影中最多不過是用超能力懲罰了一個在公交車上不給老奶奶讓座的年輕人,“毒孩”三三本想毒死養母那個不喜歡自己的男朋友,但也很快就良心發現。在許多中國科幻電影中,親情和愛情成為了一種終極力量,它們是連接人類與后人類的紐帶。不過,對于這些影片的創作者而言,人類與后人類的戀愛與白娘子愛上了許仙、七仙女嫁給了董永并沒有什么不同。情感的力量可以輕松跨越橫亙在人類與他者之間的鴻溝,因為他們只不過是稍有缺陷,或更完美于我們。就此意義而言,中國科幻電影中盡管呈現了一些可以納入到后人類視野中的非人、半人或超人的形象,其本質上依然是人類中心主義的。

常見問題解答

我要提問  匿名提問

mba考试时间表 娃哈哈股票最新价格 中国股票指数有哪些 广东快乐十分 考mba需要什么条件 私募股权基金配资 上海股票配资公司 广东26选5 天津快乐十分 家庭教师系列番号 碧水源股票 北京快中彩 35选7 安全投资理财平台排名 新疆十一选五 内蒙古十一选五 云南快乐10分